荟喜联搭婚庆电商平台 对接2.5万家供应商 月流水4000万

“荟喜联”成立于2016年5月,旨在打造一个婚庆产业B2B2C电商交易平台,为婚庆厂商、婚庆服务商和个体消费者间提供快速交易机会。

平台一端连接一级供应商(如婚纱、珠宝、喜糖、喜酒、家纺),另一端连接线下门店和婚礼堂,由“荟喜联”官方商城撮合交易。该商城分为服务、喜礼、喜味、喜服、喜宝5个模块,SKU为126。

与此同时,“荟喜联”还通过其SaaS系统,为客户(包括供应商和线下门店)提供自有微商城及App建设。其中,微商城与“荟喜联”相通,可享受后者提供的资源调配服务,实现供应链连接。

截止目前,“荟喜联”综合平台已收获143家意愿合作商户,并对接供应商2.5万家;SaaS系统已有线上试运营80多家单店,月均交易流水4000万。

注: 王亦平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窗外,1月的成都树木凋敝、寒意肃杀,而美漫咖啡厅里,弥漫着咖啡豆的香气和王亦平的喜悦。

做C端要烧很多钱,不能做C2C。我们一起联手做B2B,做产业集群。”投行出身的余总瞬间点开了王亦平的任督二脉。

“荟喜联”CEO王亦平2002年进入婚庆行业,一做就是13年。这些年来,他作为四川省婚庆行业协会会长,承办了亚洲婚礼文化节,全国婚礼主持人比赛四川赛区等大型活动。

多年的婚庆从业经历,让他洞察出婚庆行业的一些特点:婚庆业服务链很长,行业上下游分散,市场供应商颇多。“结婚当天涉及的行业有婚宴、婚庆服务、婚车租赁等;而筹备结婚时涉及的行业更多,从买婚房到家装,从瘦身、美容到拍婚纱照,更不必说婚后涉及的蜜月旅游、孕婴等行业。”

然而,新人在购置结婚用品时与商家信息不对称,“婚庆消费是低频高额,商家利用差价和新人‘婚礼一生一次,愿意砸钱’的心理赚取大把利润。”

2015年,王有了做App的念头。他当时的想法是让商家集中起来,用户可与商家在线上直接交易,降低消费者选择结婚用品和服务商的成本。然而,C2C的思路在现实中碰了壁。“找不到种子基金,做不出小样,项目就此搁浅。”

直到听到文章开头余总那番话,王亦平的发展思路清晰了。“从B端入手,做轻资产。”他和余总进行了分工,余总团队负责商业模式的设计、线上技术、融资等,而王亦平负责行业对接。去年7月“荟喜联”SaaS系统1.0成立。12月,“荟喜联”商城正式上线。

◆ 关注微信公号“荟喜联”,即可看到“荟喜联”商城

该商城采用“自营+撮合交易”模式向C端消费者出售商品。自营方面,“荟喜联”从行业上游婚庆产品厂商手中购置商品,存储在平台下的中央仓储中;同时与第三方商家合作,上线线下服务类产品。

建好的“中央仓储”既是该地区最大的喜庆产品展示和交易集中地,也是批发点。而当地的婚礼堂和便利店被升级改造成喜庆超市,二者为获客终端门店,顾客在此获得产品和服务。

此外,平台与线下门店收银打通,“小企业或供应商的老板可随时在后台看到当天的交易额”。

与此同时,“荟喜联”通过SaaS技术,帮助成为会员的企业和供应商生成自己的App,二者可在App上获得“荟喜联”提供的个性化金融等服务。

◆ “荟喜联”SaaS系统为企业所做App功能展示

在盈利模式方面,“荟喜联”通过交易提成、软件服务费、广告费、产品利润、金融收入的方式获取收益。

“荟喜联”的推广方式为传统地推和媒体推广。王亦平表示,目前可用的媒体渠道有:10个地市本土官网、150家一线媒体、视频网站及微信社群等。

目前,综合平台2.5万家企业入驻,供应链系统合作门店试点83家,月流水平均每户交易过百万,合计月均3000余万;线下产业城、众创空间、婚嫁主题Mall分别落地4个,线下门店流水已过亿,其中成都众创空间月租收入10万元。

王亦平向铅笔道透露,目前该项目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。本次天使轮估值额为3000万,计划出让10%股份,主要用途为移动端建设、会员一卡通系统功能完善分区域部署、湖北专项项目建设等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结婚圈 » 荟喜联搭婚庆电商平台 对接2.5万家供应商 月流水4000万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