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川城镇居民婚丧嫁娶礼金持续攀升,去年增幅超两成

据国家统计局银川调查队多组调查数据显示,近几年随着城镇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银川城镇居民的“份子钱”快速增长。人情消费花样越来越多,覆盖的范围越来越广,从过去较单一的婚丧嫁娶、亲朋之间来往,已发展到过生日、订婚、孩子升学、职务升迁、开业庆典、乔迁新居等各种形式。

除城市的“份子钱”外,农村地区的彩礼钱也成为农民们的一大经济负担。记者日前在银川市西夏区镇北堡镇、贺兰县常信乡等地采访发现,部分村民家中在婚丧嫁娶时大操大办、攀比之风盛行。特别是在婚嫁彩礼索要时,“开价”竟达10多万元。镇北堡镇同庄村村民赵某原计划在年前为儿子娶媳妇,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海原县的一位姑娘。可让赵某夫妇始料未及的是,对方一开口彩礼竟要20万元,并声称婚后一分钱都不予退还。“辛辛苦苦干一年,不够女方金耳环。”赵某感慨地说,高额彩礼会让已脱贫的家庭债台高筑。

记者采访发现,现今在农村,婚前1万到3万元的“见面礼”、10万至20万元的“彩礼”、2万到3万元的“三金”(金项链、金戒指、金耳环)、1万元的“离娘钱”等屡见不鲜。更有甚者,婚礼当天要给新娘1万元左右的“压箱钱”、2000元左右的“挂门帘钱”、5000元左右的“谢媒钱”等。有村民声称,高额的彩礼成为其再次返贫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“人情消费的内容越来越丰富,领域越来越宽,致使大多数人对过多过频的人情消费怨声载道,却又无可奈何。”市民刘丰贵向记者介绍道。

据国家统计局银川调查队抽样调查资料显示:2016年,银川市城镇居民人均婚丧嫁娶礼金支出1359.6元,同比增加228.3元,增长20.2%,增幅比上年提高0.9个百分点。婚丧嫁娶礼金支出占非经常性转移支出的46.9%,比上年提高3.4个百分点。

“高额彩礼让部分年轻人借婚事 挤榨 父母,不劳而获、贪图享受,这些不良风气成为新农村建设的毒瘤,而为娶儿媳妇欠下巨债的父母又不得不终日劳作,省吃俭用,用余生来还债。”刘丰贵说道,一些地区攀比之风盛行,大家都认为收彩礼是祖辈的风俗,甚至有人错误认为收得越高就越证明自己的女儿越优秀,这些社会风气不利于乡村文明建设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结婚圈 » 银川城镇居民婚丧嫁娶礼金持续攀升,去年增幅超两成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