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女比例失衡 乡村嫁娶:什么时候“放下身段”?

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几尺花布,到改革开放后的“三转一响”(自行车、手表、缝纫机、收音机),再到后来的“三金”(金戒指、金项链、金耳环),再到如今的“三斤”(百元钞票“称斤论两”)、“一动(有车)不动(有房)”。时代在改变,中国人的婚嫁彩礼也水涨船高。

尤其是农村,在阳新许多乡村,前些年的“三金一响”(金戒指、金项链、金耳环、手机)已经演变成“四金一响”(多了金手镯),彩礼花销从六七万到十几万,如果加上小轿车,有的甚至超过30万元。

日渐上涨的婚娶行情让许多农村家庭不堪重负,有的家庭兄弟多,娶亲就非常困难。

一家有女百家求

晓芳正月十六就准备前往深圳了。

6日晚上,晓芳删掉了手机微信里刚刚添加好友不到一个星期的2名小伙子。“不合适,还是再看看吧!”面对父母焦虑的目光,晓芳倒是一点都不急。

晓芳的家在阳新县城附近的五一社区,这里是城市与农村的接合部,上街方便,但生活还是和农村一样。

今年29岁的晓芳是亲戚朋友眼中的大龄女青年,从2012年家人开始操心她的婚事起,已经5年了,晓芳仍是单身一人。相亲倒是不少,几乎每年春节,晓芳都忙碌在相亲路上,有的是在县城碰面,更多的是媒人带着男方亲自登门。

1.64米身高,长相姣好,上过大专,在深圳工资也可观,晓芳的条件在她家那一带按理说是出类拔萃的。原本,晓芳和一个来自陕西的大学同学交往过,两人情投意合,可那时候在大学,父母,尤其是母亲,不愿意女儿外嫁,阻止了这段恋爱。

大学毕业后,晓芳就一心忙着工作,自己的终身大事搁在一边。“都跟你们说了,像我这样的在深圳一抓一大把!”每次父母逼着找人结婚,晓芳就不耐烦地撂下这句话。

2015年,因为厌烦父母的唠叨,晓芳曾赌气说明年不回来过年,可到了春节,她还是回来了。

晓芳家兄妹4个,她是老幺,一直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。因为条件优秀,前来说媒的络绎不绝,其中不乏是在阳新县城有房有车有产业的家庭。

以前晓芳的邻居不信“一家有女千家求”这句话,直到这些年春节期间每天发生在这个家庭的“相亲会”,大家都觉得还真应了这句俗话。

像晓芳一样,在农村,但凡稍微聪明伶俐、漂亮点的女孩子,已经到了“一家有女百家求”的地步。相亲的结果无非是成或不成,成则皆大欢喜,不成,女方则选择下一家相亲对象。

兄弟多的是“灾难”

“上阵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。”以前,在农村,为了不被人欺负或者看不起,许多家庭喜欢生儿子。

如今,在农村,儿子多的家庭反而成了“灾难”,特别是在娶媳妇时,这一变故已经在许多乡村愈演愈烈。

家住阳新木港镇木港村的小柯今年34岁了,至今没有娶亲。这倒不是小柯傻或者好吃懒做,而是兄弟多。

“一听他们家有五兄弟,女方家庭就怕。”木港镇乡村红娘刘恒汉笑着说,时代变了,女方觉得兄弟多,将来结婚后不好处理婆媳、妯娌关系,而且父母只有一对,孩子生下来后谁带也成了问题。

兄弟多的在农村不再被视为家大业大的象征,父母仅有的财产或者积蓄到时候兄弟一分,每个人都只能拿一点,如果兄弟少,就可以多分。许多农村女孩和女孩家的长辈都是这么想的。

“你们家兄弟几个?”大年初六,秋红去相亲时,问男方的第一句话便是这。

今年26岁的秋红家在阳新排市镇街上,也是家里老幺,长期在浙江打工。在父母眼里,秋红是个听话的女孩,不会选择外地人作为结婚对象。

秋红的二姐早些年出去打工,嫁到遥远的甘肃,一年都回不了一次。“像卖了一样!”每次提到二姐,秋红的母亲总免不了抱怨几句。还不止这些,二姐夫家里兄弟4个,住在一栋房子里,过年洗个澡都要排队。

“早晓得这样,当初就少生两个儿子!”说这话时,黄平有些落寞。他的4个儿子只成家了一个,老二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找到对象。

在木港镇下彭村,黄平和妻子勤勤恳恳一辈子,盖了一栋连四的大房子,可是房子再大,目前还是没等来后面的3个媳妇进门,大儿子当时结婚时也是三十多。

“条件好的还好些,如果家庭条件一般,兄弟又多,女方就会挑。”木港镇红娘柯昌平说,年代不同了,人们的眼界和思维都变了。

彩礼动辄十几万

虽说现在是信息时代,但在乡村,婚娶还得靠介绍或媒人撮合。

即便好不容易相亲成功了,但交见面礼、订婚、办婚宴三道程序,就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到男方家庭。

“在农村,六七十年代,一包糖,一包花生瓜子,几十块钱可以结个婚。现在少的十几万,多的要二三十万。”做了二十多年媒的刘恒汉感慨。

今年66岁的刘恒汉一直以贩猪、卖肉为生。他的父亲是木港一带的老媒人,他也算是子承父业。因为熟人多、路子广、为人实诚,找刘恒汉帮忙介绍对象的人越来越多,于是他干脆把做媒当做副业,没事就走街串巷,搜集单身男女信息。

刘恒汉有一个小本子,即便卖肉时,他都带在身上,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未婚男女的相关信息。如果有男方或者女方找上门来,刘恒汉了解对方信息后,会拿着小本比对,然后找一个各方面条件最合适的,中间画一道线连着,他称之为“牵线”。

不过,这些年,刘恒汉感叹做媒越来越难。

“现在的男孩女孩都在外面‘闯荡’过,接触的新鲜事物和人也多,个性也越来越强,说到底是比以前挑。”刘恒汉说,在说媒这几年,他感觉有女儿一方在“挑”的方面更明显,男多女少嘛,这可能与男女比例不平衡有关系。

还有最让人头疼的一件事便是彩礼。

“好多介绍都成功了,就差办婚事这一步了,因为彩礼的原因,翻翘了。”柯昌平说,在木港、枫林、排市一带,光交见面礼这一关已经涨到四五万,女方亲属随礼和吃肉就要2万左右(女方父亲兄弟姊妹多的还不止这个数),办婚事三四万(农村也流行婚车,一般至少6台,这不包括拍婚纱照的费用),“四金一响”三四万,这样算下来,一般少则10万,多则十五六万。

今年53岁的柯昌平已经做了十几年媒人,农村婚嫁从最初的嫁自行车到摩托车,现在一些村子开始流行嫁小轿车。有的地方交见面礼流行交“三斤”,就是用百元钞票,拿秤称足3斤。

不一定要车子多好,但至少要一台。这是许多农村家庭的“新观念”,他们认为嫁车有面子。

“结了婚夫妇俩都出去打工了,车子有的放在家里,有的开到外地,你说一个打工族开车上班,有这个必要吗?”柯昌平有些不理解。

“恐婚族”群体扩大

对象不好找,加之家庭和自身条件不够好,许多农村开始出现“恐婚族”。

枫林镇沿冲村的光辉就是其中一个。光辉今年32岁了,对结婚一事,他已不抱有希望。“不结婚,不代表没有女朋友,反正谈着呗!”光辉笑着说。

光辉长得一表人才,只是家庭条件不大好,父亲早些年去世,母亲身体不好,他这些年在外面打工小有积蓄,但不富裕。

大概是6年前,光辉和同镇一个女孩都到了结婚办喜事地步,可女方要求他家在县城买套房子,哪怕是贷款,这可难住了他。最后,一气之下,光辉选择退婚。之后,光辉不再提结婚一事,他也不让家人管他的婚事。

“就算现在有钱在县城买房,我也不会买,都农村出来的,非要讲那场面干嘛?”光辉觉得现在的农村婚娶有点“邪”。

和光辉一样的农村青年,特别是男孩子,许多都恐惧结婚,他们并非排斥结婚,而是结婚背后沉重的经济负担。虽说,一般女方会在结婚当天将彩礼钱“压箱底”嫁到男方家,但结婚时这钱可不是这么好凑出来的。

“你到各个村去走一走,每个村都有那么几个‘老大难’(指大龄青年,光棍还有老姑娘)。”枫林镇有名的红娘柯于柏笑着说,这些“老大难”有的是挑花了眼最后错过了姻缘,有的则是条件差找不到对象,大多成了自暴自弃的那一拨人。

柯于柏觉得不是他们这些媒人“不给力”,而是现在以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为主的年轻人思维方式发生了太大变化,最主要的是婚姻背后以彩礼为主的各种“压力”。

6日、7日,东楚晚报记者走访阳新多个乡镇媒人,他们大多数都觉得当前的高额彩礼风该刹一刹了。“现在在本地找不到,还可以去周边的咸宁、江西一些市县,以后农村男孩找对象恐怕是越来越难了!”柯于柏长嘘了口气。

“高价彩礼并非阳新的个别现象。在中国广大农村,各种攀比风疯长,彩礼一路高升。在贫困地区,一些已经脱贫致富的农户,甚至因为儿子的一桩婚事一夜返贫。”阳新县民政局社会福利科科长李华强说,国家近些年一直提倡节俭清风、乡风文明,这股风气确实该刹一刹。农村婚娶应该“放下身段”,回归到男女情投意合的本质上来,轻一些物质上的附加元素,让广大适龄青年男女找到真正幸福。

乡村媒人不好做

以前,柯于柏一个星期可以凑成一对,现在一个月也不一定。去年,柯昌平成功介绍了一对,但两人接触了一年,最后掰了,原因是:男方不愿意在县城买房子。

虽说现在介绍成功一个可以拿到2000元左右的红包,但刘恒汉最怀念的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做媒的那些年,彩礼不多,但受人尊敬,每年还有拜年肉吃。

乡村媒人大多凭着信誉和名声深受当地村民信任。毕竟,儿女婚姻是贯穿人生一辈子的大事情,如果媒人“乱点鸳鸯谱”,到两口子过日子后各种问题出来,会被人说一辈子的。

柯于柏有三条原则:好吃懒做的不说媒、抹牌赌博的不说媒、不孝敬父母的不说媒。刘恒汉则总结一条:品行不端的不给介绍。柯昌平也有一条:说媒一定要实事求是,不能说谎。

然而,现实中,农村存在部分媒人,以做媒为手段,实则为捞钱。为了钱,他们敢把假的说真,甚至将一些大龄女子介绍到安徽等偏远地区,中间拿不菲的“劳务费”。

“木港吉山村里面的一个村,说媒的见撮合了双方,就向男方多要彩礼,还说不是她,男方要打光棍。”木港枣园村的已婚青年小成说,那户人家本来家庭条件不好,到节骨眼里只好又多掏1000元钱给那个媒婆。

在柯昌平记忆中,曾经有个阳新女媒婆专门在排市、木港、洋港、龙港一带物色不大聪明的女子,她知道在农村,女方父母不愿姑娘老在家里的习俗,就把这些女孩介绍给外省的老光棍,一次可以拿几万元的好处费。

“现在我们这边找做媒的大多找在附近一带有点名声的,事成后一般给个两三千块钱的红包。”木港镇下彭村青年小黄说,在农村,男的更重视名节,本来农村就这么点大,一个男的如果做了一件违背良心的事会被人说一辈子,所以,农村的媒人现在大多是男的在做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结婚圈 » 男女比例失衡 乡村嫁娶:什么时候“放下身段”?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