沪婚庆服务今年投诉增一成 消保委:加大惩罚力度

婚礼、婚庆价格水涨船高,从一两万元的简单套餐到数万元的“增值服务”,各种定制婚宴的婚庆服务价格更是高达“10万+”。然而,高价背后却藏有隐忧。近日,沪上一家名为“雁盟奉”的婚庆公司突然“跑路”,和数十位定制婚庆服务的新人“开了个大玩笑”。市消保委指出,一走了之的“跑路”行为极不负责任,但也折射出当下“失信”成本过低的现状。据统计,今年以来,上海涉婚庆的各类投诉已达457件,同比去年增加12.3%。

201612170001

江苏路上公司人去楼空

昨日,江苏路近延安西路口的这家“雁盟奉”婚庆公司总部已经人去楼空,大门两侧用红白蓝塑胶布贴封,玻璃大门敞开但内侧已空,门上张贴有“旺铺招租”的字样。显然,已是一派“无人可寻”的尴尬局面。在点评网站上,“雁盟奉婚礼创造(旗舰店)”的基本信息已被删除。

投诉从上周爆发,短短一星期,就已彻底“人去楼空”,新人颇为无奈。据了解,消费者在预定了这家“雁盟奉”的婚庆服务后,在接近合同履行时才发现,该公司已几乎成为“空壳”。起初,曾有部分消费者得到工作人员的回应,承诺退还定金。部分消费者得到白纸黑字承诺,但却始终无法兑现。这些消费者曾组建“微信群”,人数多达数十人,每位消费者的经济损失从2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。“人去楼空”后,消费者的投诉维权该如何处理,恐成现下一桩尴尬“悬案”。

婚庆服务消费投诉频现

市消保委披露,2016年至今,已受理有关婚庆服务的投诉457件,同比上升12.3%。除了“雁盟奉”这样“人去楼空”的极端案例外,在婚庆服务中出现服务漏洞、临时涨价、霸王条款等问题,也屡屡引发消费投诉争议。

如消费者曹女士在去年12月与某婚庆公司签订了价值14000元的婚庆服务合同。在今年10月15日,曹女士接受婚庆服务过程中,她却发现该婚庆公司不仅在主舞台摆设、婚宴主桌花球、LED灯等多处现场布置存在漏洞,还发生摄影师半天未到场、婚庆录像不予提供等问题。事后,该婚庆公司以策划人员离职为由不愿意配合解决争议。

消费者蒋先生则是在今年6月与某酒店签订婚宴服务合同后,支付了6000元定金。合同约定桌数为7桌,每桌餐费标注为3300元。消费者后被酒店方通知曹家渡店因内部原因关门,要求消费者更换至虹桥路店,蒋先生无奈接受。在11月5日婚宴当日,该酒店虹桥路店通知蒋先生每桌餐费临时涨价至3900元,另以近乎“威胁”的口气告知蒋先生必须“先付款后上菜”。因婚宴仪式即将举行,蒋先生再次无奈付款,且至今未收到相关发票。

“跑路”折射诚信漏洞

“不打招呼直接跑路,折射的是市场诚信体系的漏洞。当下跑路成本远远低于履约成本,婚庆企业的‘失信’成本也远远低于守信成本。”市消保委法研部主任汪鸫指出,一走了之、不遵守商业道德的失信行为应纳入经营者诚信纪录,加大失信成本,才会减少和逐步杜绝类似现象的再次发生。

汪鸫指出,2006年所出台的《上海市婚礼庆典服务示范文本》,实际上也是基于《合同法》中诚实守信的原则,提醒消费者通过签订完善的合同可以作为今后有利的维权依据。记者注意到,该《示范文本》对新人和婚庆服务企业都有严格约束力,其中所涉及的各项服务价格等具体细节必须手填,并且详细规定了赔偿细则。

“通过规范合同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‘跑路’风险。婚庆服务应当根据规范,提供一个‘菜单式’的选择,而接受服务的新人消费者,则可以通过阅览‘菜单’,对婚庆服务的完整性和真实性进行补充,完成一项再支付一项。预付费用则应当由双方协商,且必须按比例规划。”汪鸫建议,新人消费者还应在接受婚庆服务前找齐手中所有凭证,以及当时的书面内容,作为维权参考。

婚礼、婚庆价格水涨船高,从一两万元的简单套餐到数万元的“增值服务”,各种定制婚宴的婚庆服务价格更是高达“10万+”。然而,高价背后却藏有隐忧。近日,沪上一家名为“雁盟奉”的婚庆公司突然“跑路”,和数十位定制婚庆服务的新人“开了个大玩笑”。市消保委指出,一走了之的“跑路”行为极不负责任,但也折射出当下“失信”成本过低的现状。据统计,今年以来,上海涉婚庆的各类投诉已达457件,同比去年增加12.3%。

江苏路上公司人去楼空

昨日,江苏路近延安西路口的这家“雁盟奉”婚庆公司总部已经人去楼空,大门两侧用红白蓝塑胶布贴封,玻璃大门敞开但内侧已空,门上张贴有“旺铺招租”的字样。显然,已是一派“无人可寻”的尴尬局面。在点评网站上,“雁盟奉婚礼创造(旗舰店)”的基本信息已被删除。

投诉从上周爆发,短短一星期,就已彻底“人去楼空”,新人颇为无奈。据了解,消费者在预定了这家“雁盟奉”的婚庆服务后,在接近合同履行时才发现,该公司已几乎成为“空壳”。起初,曾有部分消费者得到工作人员的回应,承诺退还定金。部分消费者得到白纸黑字承诺,但却始终无法兑现。这些消费者曾组建“微信群”,人数多达数十人,每位消费者的经济损失从2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。“人去楼空”后,消费者的投诉维权该如何处理,恐成现下一桩尴尬“悬案”。

婚庆服务消费投诉频现

市消保委披露,2016年至今,已受理有关婚庆服务的投诉457件,同比上升12.3%。除了“雁盟奉”这样“人去楼空”的极端案例外,在婚庆服务中出现服务漏洞、临时涨价、霸王条款等问题,也屡屡引发消费投诉争议。

如消费者曹女士在去年12月与某婚庆公司签订了价值14000元的婚庆服务合同。在今年10月15日,曹女士接受婚庆服务过程中,她却发现该婚庆公司不仅在主舞台摆设、婚宴主桌花球、LED灯等多处现场布置存在漏洞,还发生摄影师半天未到场、婚庆录像不予提供等问题。事后,该婚庆公司以策划人员离职为由不愿意配合解决争议。

消费者蒋先生则是在今年6月与某酒店签订婚宴服务合同后,支付了6000元定金。合同约定桌数为7桌,每桌餐费标注为3300元。消费者后被酒店方通知曹家渡店因内部原因关门,要求消费者更换至虹桥路店,蒋先生无奈接受。在11月5日婚宴当日,该酒店虹桥路店通知蒋先生每桌餐费临时涨价至3900元,另以近乎“威胁”的口气告知蒋先生必须“先付款后上菜”。因婚宴仪式即将举行,蒋先生再次无奈付款,且至今未收到相关发票。

“跑路”折射诚信漏洞

“不打招呼直接跑路,折射的是市场诚信体系的漏洞。当下跑路成本远远低于履约成本,婚庆企业的‘失信’成本也远远低于守信成本。”市消保委法研部主任汪鸫指出,一走了之、不遵守商业道德的失信行为应纳入经营者诚信纪录,加大失信成本,才会减少和逐步杜绝类似现象的再次发生。

汪鸫指出,2006年所出台的《上海市婚礼庆典服务示范文本》,实际上也是基于《合同法》中诚实守信的原则,提醒消费者通过签订完善的合同可以作为今后有利的维权依据。记者注意到,该《示范文本》对新人和婚庆服务企业都有严格约束力,其中所涉及的各项服务价格等具体细节必须手填,并且详细规定了赔偿细则。

“通过规范合同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‘跑路’风险。婚庆服务应当根据规范,提供一个‘菜单式’的选择,而接受服务的新人消费者,则可以通过阅览‘菜单’,对婚庆服务的完整性和真实性进行补充,完成一项再支付一项。预付费用则应当由双方协商,且必须按比例规划。”汪鸫建议,新人消费者还应在接受婚庆服务前找齐手中所有凭证,以及当时的书面内容,作为维权参考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结婚圈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:结婚圈 » 沪婚庆服务今年投诉增一成 消保委:加大惩罚力度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