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姑娘只因做出了一件中国嫁衣 被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

在女人的一生中,结婚是件大事。从前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少女,从此为人妻。

这中间,不过是隔着一件嫁衣。

婚礼上,身穿中式嫁衣的刘诗诗前所未有的端庄沉静

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西式婚纱,有一个人始终坚信:

最美的婚纱,正是中国嫁衣

她叫郭培,是一位知名服装设计师。(上图中吴奇隆、刘诗诗这套礼服正是出自她手)

是她用30年时间,带领300绣工,让中国嫁衣在国际著名的米兰定制时装周上,一亮相就惊艳全场。

从此,高级定制领域,不再只是西方的专属,中国也有了一席之地。

e372ee1dd7d94905a21546fd1655081d_th

服装设计师 郭培

贴在郭培身上的标签有很多:

《时代》周刊2016年度“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”(同时入选的华人有国家主席习近平、诺贝尔奖得主屠呦呦、先定一个亿小目标的万达董事长王健林…)

“中国的香奈儿”

“中国高级定制第一人”

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礼服、连续10年春晚礼服设计者

章子怡、杨澜、宋祖英等大牌明星的御用服装设计师

……

前几天,苹果公司CEO库克来华,第一站就是郭培的工作室:玫瑰坊。

但拂去这些标签,我们只看到一个身材娇小、五官精致的女子,捻针飞线,眼里心里只有一件事:

做最完美的中国嫁衣

 

做为设计师,郭培很“任性”。

30年前,大学毕业,她进入一家时装公司。小荷才露尖尖角,灵气就收不住。

凡是她设计的衣服,进入市场后,总能掀起一场流行风暴。公司的年销售额因此从两千万突破一个亿。

90年代,办一场普通婚礼才几百块钱时,郭培的年薪就已经到了百万级别,还被评为“全国十大服装设计师”。

她炙手可热,直上青云。

但那几年,郭培对自己很不满意。她不愿去商场,即使去,也会绕过自己设计的衣服。

“在我心里,那些(设计)不符合我的标准。”

那个时候,国内的“设计”大多照搬国外。简单的复制,大量的生产,千篇一律,没有任何个性可言。

郭培一直是有傲骨的人,不愿一味拷贝国外。那段时间,有一个问题,在她心里滚上来,压下去,再滚上来:

为什么不能做属于中国的设计?

如果和初心相违背,赚再多的钱有什么用?

人之所以幸福,钱财多寡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为了喜欢的事义无反顾,“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”

于是在大好“钱”途面前,郭培“任性”辞职,开了属于自己的工作室:玫瑰坊。在那里,她走上了中式设计之路。

开始的路不太好走:

为了做出中国风礼服,她经常在工作之余跑去剧院看表演,琢磨台上的戏服。

学做真正的传统旗袍时,她买来十件古董旗袍,全部拆掉,研究经纬纱线的方向。

刚生完孩子没几天,就偷偷跑去工作坊,再次穿针引线,绣出一朵朵好看的花儿来。

这些苦都不算什么,真正让她操碎心的,是对中国两千多年古老刺绣手艺的传承。

在郭培的《中国新娘》系列里,刺绣是最大的亮点。牡丹象征富贵、龙凤寓意吉祥、花草代表高洁,一件嫁衣上满满都是流传下来的美好祝愿。

会刺绣的人越来越少。为了绣出最漂亮的图案,她曾经大海捞针一般搜集能工巧匠。

工作室的第一位绣工,是她费了很大力气,在农村的田间地头找到的。之后又花了同样的精力寻回第二位,第三位,到现在已经多达300位绣工…

有些事情一旦认真起来,心诚则灵。

郭培珍惜这些被时代冷落、遗忘的人,给她们5 6倍的工资。对她们,只有一点要求:心要静。

因为刺绣是寂寞的,心不静,作品一定无法让人满意。要像老僧入定一样沉心静气,完成一件作品仿佛一场修行:

一束细如落发的蚕丝,分开十几股,编织出一只栩栩如生的翠鸟。

有的刺绣工艺复杂,缝制过厚,针都很难扎进去,必须靠钳子和镊子去拔。每一针,都会把手扎破…

有的嫁衣,耗时许久。如果按照一个人的工时算,甚至要两年…

两年,成千上万个小时。

在服装加工厂一天生产几百件衣服的同时,郭培和她的300族人一起,捍卫着古老手工艺最后的骄傲和尊严。

这份诚心,慢慢被别人看到。她的作品名气越来越大。

奥运会颁奖礼服设计正是出自郭培之手,简洁大方,楚楚动人。

美国Met Ball (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)上Rihanna的一身霸气龙袍,也是郭培的作品。

美国“格莱美”颁奖典礼上,章子怡穿了郭培设计的一件鹅黄色短款小礼服。很多人夸她衣服漂亮时,她高兴地大声说:这是中国设计师的作品!

然而对于这样的热闹,郭培很冷静。

她为很多明星设计服装,看着它们光鲜亮丽地出入各种高级场所,同时她也清楚,这些衣服很可能只穿这一次便被束之高阁。

她一直在寻找一件能经得起时光流转、潮流变换,依然美到惊人的衣服。后来,她遇到了中国嫁衣。

 

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客人。

她带着一件传统的中式婚礼服来找郭培修改。那件嫁衣已经有超过50年历史,上面是精巧的潮绣和珍珠点缀。

郭培见过华服无数,但特别珍惜这件。

因为这件嫁衣,是这位客人的婆婆结婚时穿过的,她结婚时也穿过。如今,她要传给她的儿媳了。

一件嫁衣,带着祝福,历经三代。郭培一下被这种传承击中。

从古到今,嫁衣都是母亲对女儿出嫁最好的祝福。

有的母亲拿出当年自己的嫁衣,有的母亲亲手给女儿做一件。爱意、不舍,全部汇聚在这件衣服上。

慈母手中线,小儿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

正是这拳拳深情,打动了郭培。

她意识到,自己一直寻找的,正是一件中国嫁衣。也只有它能在时光里越走越远,在一代代的传承中越来越美。

所以设计嫁衣,成了郭培一生追求的事,不愿懈怠。

从图纸设计、打版制作到配饰搭配、花样组合再到面料选定、手工缝制,每一步她都很严谨。

一套图反复画两三周是常有的事。

上百个工人,几个月的时间,也只能完成一件嫁衣。

但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为了保证手法一致,有的嫁衣上的刺绣只能一个人来完成。几个月,一整年,不知道她们的手指被扎破过多少次…

这些作品,每一件,都是郭培和玫瑰坊三百手艺人的心血:

刘诗诗身上这件潮绣裙皇,全身彩金线龙凤纹刺绣,耗时7412小时。

吴奇隆身上这件金龙盘绣真丝嫁衣布满龙纹、立水、卧水的刺绣图案,耗时640小时。

身穿嫁衣的陈妍希再也不是记忆里那个那些年一起追过的青涩女孩,也不是备受争议的包子脸小龙女,她变成了很有味道、幸福安详的女人。

这身橘色凤彩裙褂,是郭培带领技师花费1880个小时精心制作出来的。金绣凤纹刺绣,华美惊艳。

陈晓身上这件瑞兽紫金袍,用了罕见的彩色金线,更是耗时甚久,用了3985个小时。

baby的这身嫁衣,绣满凤凰牡丹,五只蝙蝠寓意五福临门,耗时7981小时。

看到这里,有人大概会不屑:说到底,不过是为有钱人做嫁衣,给他们原本奢华的生活锦上添花而已。

那真是小瞧郭培了。对嫁衣,她有更大的野心。

曾经,她的店里来了一对母女,妈妈要拿出8万块钱给女儿做套嫁衣。

后来郭培才知道,8万块,是这个母亲一年的工资。

她感动,为了有人如此喜爱她的作品。她也急迫,这么美好的嫁衣,应该让每个中国姑娘都能支付的起。

为了实现这个计划,郭培办学校,建工厂,办刺绣班,培训手艺人。这么做,不为扬名,不为赚学费,就是想把一件嫁衣的成本降到最低。

从十几万降到两万块一套,这是她的目标,也是她对每个中国新娘最真诚的祝愿。

对郭培来说,卖掉多少套嫁衣不是她真正关心的。她几乎把传播嫁衣文化看成自己的使命。

有台湾女孩对嫁衣一无所知,特别抵触。但穿上她的作品后惊呼太美了,不忍心脱下来时,那就是郭培最满足的时刻。

“每次设计嫁衣时,仿佛在为新娘设计幸福人生。那是一种来自祖先的力量。”

这,恐怕是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的最美境界了。

这个世界上美丽的婚纱有很多,但能让中国新娘以最美模样走入婚姻殿堂的,除了真爱,只有中国嫁衣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结婚圈 » 这个姑娘只因做出了一件中国嫁衣 被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人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